陕北千亿矿权案最高法开庭 十年争夺近终点

E-mail 打印
【财新网】(记者 周淇隽 于宁

13年前,陕西商人赵发琦签下煤矿合作合同时,谁也没有想到探矿权纠纷一闹就是十几年。13年过去了,煤矿价格一路飙升,卷入纠纷的力量越来越多,煤矿却还空闲在毛乌素沙漠,一点也没开采。

赵发琦是陕西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凯奇莱)法人代表,在一份日期显示为2003年8月25日的“合作勘查合同书”中,他和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约定,按8:2的比例出资,对陕西省侏罗纪煤田榆横矿区横山县波罗-红石桥煤矿(下称波罗井田)的煤炭资源进行合作详查及勘探,协议生效后,该勘查区无论升值、联合开发,还是矿权转让,所产生利益均以8:2比例分享。2003年10月,陕西省政府会议要求探矿权转让事宜一律由省政府决策,需有下游转化项目才能拿到煤矿作为配套资源。到2005年,西勘院因凯奇莱还没有找到下游转化项目要求终止合同,陕西省发改委将煤矿配给一位港商,并让其与西勘院签订了合作勘察合同。凯奇莱认为西勘院“一女二嫁”遂将其告上法庭,要求继续履行合同。

 

添加评论

验证码
刷新

会员中心

最新评论

这是一起普通的合同纠纷案,因为政府的干涉,案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最终在陕西省政府致函最高法院以后,之前初审终 审的一致裁判被改判,私企凯奇莱败,政府胜。司法独立喊了这么多年,但政府干涉司法审判的案子屡见不鲜,除了人事和财政上的原因,“国有资产”“公共利 益”等看似政治正确的牌子一举,在党政部门统一认识的要求下,有几个法官还能够自信hold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