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西勘院四任院长“前腐后继”

E-mail 打印
陕西西勘院四任院长“前腐后继”
——榆林市凯奇来能源投资公司赵发琦实名举报
陕西省常务副省长梁桂同志、陕西省政法委书记杜航伟同志:
我是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的赵发琦。现来信向你们反映陕西省地矿局和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在陕北波罗井田项目上,向陕西省委省政府谎报军情、欺上瞒下、徇私舞弊,同时诬告陷害制造冤案,时任西勘院院长王咸阳违法占有干股,为女港商公司合谋骗取矿权等违法乱纪行为,望从速查处。
具体情况如下:
1、滥用职权,违法对波罗井田进行“一女多嫁”
2002年,西勘院在省国土资源厅登记了波罗井田的探矿权。2003年4月,西勘院委托陕西秦地矿业评估公司对该探矿权进行作价评估,评估为1419万元。评估报告特别注明,评估目的是吸引资金联合勘探。
2003年10月22日,陕西省人民政府第21次会议纪要提出:“对由省政府前几年已经给予一些煤田探矿权的单位,一律视作代表政府实施地质勘查,探矿权人无权处置矿权,其探矿权是否转让、转让给谁、如何转让,一律由省政府根据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转化项目落实情况作出决策。”
这一会议纪要明显违背了《矿产资源管理法》,是典型的自我赋权,是一条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家法”,理应无效。但它的出台客观上造成西勘院所合法拥有的探矿权因为一纸文件就变成了陕西省政府的了。因此,地矿局和西勘院内部对此颇有怨言,于是希望通过引入资金、以合作勘查的方式来突破省政府的这一会议纪要。
当时,我们作为合作的民营企业对这一纪要并不知情,后来得知,西勘院早在21号会议纪要出台之前半年,就已知道这一政策变动风向。他们四处吸引资金来联合勘探,其实就是把我们民营企业当枪使,最终目的仍然是突破21次会议纪要。
为此,同一个波罗井田项目,西勘院至少引入了山东鲁地、我们凯奇莱公司、秦煤集团,以及后来的香港益业等多个企业,不是媒体所称的“一女二嫁”,而是“一女多嫁”。而且,时任地矿局和西勘院主要领导公然对外宣称,“谁能帮我们突破省政府21次会议纪要,我们就跟谁合作。”在当时,西勘院开门接客,对所有找上门来的企业都敞开门谈,签了合同的企业至少10余家,其行为与诈骗无异。

图为 陕西西勘院四任院长“前腐后继”——榆林市凯奇来能源投资公司赵发琦实名举报梁枫,曾任陕西省地质矿产勘察开发总公司董事长
我公司是在2003年8月25日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但在此之前的2003年5月15日,西勘院已经与山东省鲁地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鲁地公司”)签订波罗井田合作勘查合同书,总价款则为1300万元,比此前评估低了100万元,合同列明要对波罗井田进一步进行详查、精查。
于是,西勘院在与鲁地公司并未解除合同的情况下,又在2003年8月25日与我公司约定,将前期探矿权作价1500万元,由凯奇莱公司支付西勘院1200万元享有80%的权益,在此基础上,二者按照2:8出资进行详勘和精勘。协议生效后,产生的效益,也以2:8分享。而直到2003年10月25日,西勘院才与鲁地公司解除合同,并退还鲁地公司240万元。
正当我们以为,我们已是唯一与西勘院合作勘查的企业时,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2、以权谋私,陕西省地矿局、西勘院主要领导违法接受干股(时任地矿局副局长张宽民
2003年8月25日,我公司与西勘院签约启动合作勘查之后,2004年,时任省地矿局副局长张宽民又向西勘院引进了陕西秦煤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秦煤公司”)。为了个人私利,时任地矿局、西勘院的主要领导谋划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名为陕西金石实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石公司’),其中当时的西勘院院长王咸阳持有20%的股权,秦煤公司占80%股权。此事严重违背党员干部廉洁从政的有关规定。
陕西西勘院四任院长“前腐后继”——榆林市凯奇来能源投资公司赵发琦实名举报

 

张宽民,时任陕西地矿局副局长
在完成工商注册,持有股权后,张宽民等人未向国土部门报备该合同,同时又在国土资源部门未批准煤田划分的情况下,私自将波罗井田一分为二,又强令我公司与金石公司于2004年4月分别与西勘院签订了一份合同。
2004年3月,西勘院将与我公司于2003年8月25日签订的合作勘查合同及探矿权评估报告摘要报送省国土厅备案。国土厅认为,按照省政府2003年“21次会议纪要”还应提交有关部门的批准文件。我公司随即向分管副省长陈德铭反映,陈德铭批示省国土厅处理。
2004年8月8日,省国土厅向陈德铭书面汇报:“我厅认为,凯奇莱公司与陕西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西安地质矿产开发院合作勘查,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要求,该公司已承诺愿意承担风险,也愿意按照陕西省政府有关规定进行合作勘查,可批准其合作勘查。但应在进入开发阶段,按照我省规定,在有关部门办理相关手续,或按省政府要求,依法转让探矿权。”
之后,西勘院要求我公司支付前期探矿权价款,我公司随即向西勘院转款1200万元。但西勘院的上级单位省地矿局却要求西勘院终止与我公司的合作勘查合同。2005年3月25日,西勘院发函凯奇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的有关规定,我院与你公司签订合作勘查项目《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炭资源合作勘查合同书》,由于与2003年10月22日陕西省政府召开的21次会议纪要有关政策不一致,无法按合同约定实施,所以不能收取你公司款项”。这一函告的真实意图,是西勘院希望我公司能够向省政府反映情况,突破21次会议纪要。西勘院同时退还凯奇莱1200万元。
我公司接到函告后,向时任陕西省长陈德铭写信反映西勘院终止合同的理由,不符合陕西省委省政府提出的诚信陕西、开放陕西、依法行政的要求,请省长主持公道。
省政府办公厅综合处收到反映信后,处长滕西鹏、副主任科员张亚勋找西勘院、省地矿局、国土厅、发改委有关人员进行了解,于2005年4月28日向陈德铭省长书面汇报:“经查阅和对照有关法规政策文件,并与部门核实,省国土资源厅认为探矿权评估报告的备案与否不影响合作勘查合同的履行……省发改委认为合作勘查无需进行项目审批……对省地矿局认为该合同与2003年省政府21次会议纪要精神不一致说法,我们找不到充足理由。根据以上情况,我们认为,法规政策规定未对该合同履行构成实质障碍。建议双方本着公平诚信原则进行协商,如协商不成,可诉诸法律途径解决。”
在省政府的上述调查期间,西勘院主动找凯奇莱公司,要求继续合作。应西勘院野外详查施工的紧急要求,凯奇莱向其转汇900万元,西勘院于2005年5月26日出具了收款收据。2005年10月,西勘院与凯奇莱合作勘查完成详查工作,波罗煤矿勘探出15.6亿吨的储量。
2005年7月28日,陈德铭省长在省政府办公厅的报告上批示“转省国土厅研究处理”,省政府于7月29日将批文转省国土厅。
接到陈省长的批示后,省国土厅于2005年8月5日,9月19日,两次组织西勘院与凯奇莱进行协调,并起草了关于协调解决波罗煤矿合作勘查争议的情况报告,于10月12日召集西勘院代表樊晶和凯奇莱代表赵发琦在报告上签署了同意国土厅处理意见的意见,2005年11月8日以“陕国土资办发(2005)65号文件”报省政府,同时抄送省发改委、省地矿局、双方当事人西勘院和凯奇莱公司。
65号文件的结论是:“2004年3月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将签订的合作勘查合同及陕西省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勘查区探矿权评估报告摘要送我厅备案。经审查,我厅认为,双方承诺愿意承担风险,也愿意按照陕西省政府有关规定进行合作勘查,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可同意其合作勘查。”
同时,65号文还明确:“双方同意继续以2003年8月25日签订的榆林市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矿资源合作勘查合同书进行合作勘查。并同意合作勘查工作结束后,将探矿权转入双方合资成立的新公司或转入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进行后期开发。”
至此,随着65号文的出台,我公司在国土资源厅备案的2003年8月25日与西勘院签订的合同成为唯一合法有效的合同。西勘院强令我公司与金石公司于2004年签订的合同也随之失效。包含有西勘院和地矿局领导私利的金石公司也因此出局,于是,地矿局和西勘院领导感觉其个人私利受到了影响,对我公司怀恨在心,从此不惜违法乱纪、绑架省政府,以此打压我公司。
3、欺上瞒下,向省政府提供虚假报告称合同未履行
2006年,正当我公司按照省国土资源厅65号文的要求,积极开始推进项目时,冒出一个香港益业公司。于是,西勘院又一次出尔反尔,单方撕毁了65号文,拒不履行合同。更严重的是,当时的地矿局和西勘院领导为了个人私利,还向陕西省政府谎报军情,甚至说我们凯奇莱和西勘院双方已经履行了两年多的合同未实际履行,严重干扰了省政府的决策。
2006年3月16日,陕西省地矿局以陕地地发【2006】2号文件,向省政府办公厅汇报称,西勘院与凯奇莱签订合同是为了立项,双方签订的合同实际上没有执行即已过期。而事实上,我们双方合同不仅已经实际履行,我公司的款项也已打到了西勘院,西勘院也出具了收款收据,双方的合作详查也已于2005年10月完成,波罗煤矿勘探出15.6亿吨的储量。
2006年3月22日,时任陕西省长陈德铭同志又在省政府办公厅110号办文处理专用单上写明:“原西勘院与凯奇莱纠纷请成岗同志妥处。”(李成岗,时任省地矿局局长)
此外,洪峰副省长于2005年11月25日在国土厅的(2005)90号文的批示里,虽然错误地认为“地勘局下属单位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联合勘查并不影响中化集团的资源精查项目开发,”但是至少他也承认要解决“勘查资料评估收益在西勘院和凯奇莱之间如何分享”的问题,证明陕西省政府并未对我公司赶尽杀绝,承认我们之前的工作,并要求对我们详查之后产生的利益进行分享,而地矿局和西勘院则表现得毫无底线,在我公司出资完成详查探明储量后,想直接分文不给把我们赶走,其心何其歹毒。
然而,陕西省领导反复要求地矿局和西勘院正视纠纷并予以处理的指示,被地矿局和西勘院当成了废纸。省长点名要局长处理,但是,当时的地矿局局长李成岗一次都没有要求我公司和西勘院协商过,对于“收益分享”的事情也绝口不提。我们庄严承诺,如果现在有证据证明,当时省领导批示要求地矿局、西勘院协调之后,地矿局、西勘院跟我们凯奇莱公司进行过哪怕一次沟通协调,打过一次电话,或有一张纸的双方会议纪要、电话记录存在,我们愿承担一切后果。
现在回头看,如果当时陕西省地矿局和西勘院按照省领导的要求,妥善与我公司协商,那么,12年马拉松式的诉讼也许就不会开始。然而,当时,西勘院和地矿局领导为了一己私利,谎报军情,干扰甚至是绑架了陕西省政府。在没有与我公司做任何协商、也没有解除合同的情况下,在省长批示20天后的2006年4月12日,西勘院与香港益业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书,又一次将波罗煤田违法“一女二嫁”,导致本案长达12年的诉讼。
4、滥用职权,配合女港商诈骗国有资产
陕西西勘院四任院长“前腐后继”——榆林市凯奇来能源投资公司赵发琦实名举报

(图为刘娟,1993年刘娟出资99万港元,其母亲张冀霞出资1万港元注册成立了香港益业公司)
始于2006年的西勘院与香港益业的合作充满了官商勾结的黑幕。
其一,按照香港益业与西勘院的合同,香港益业是合同履行的主体,应该由该公司向西勘院汇款,但实际上,香港益业并未履行合同,实际打款的是陕西中化益业公司,而非香港益业,而陕西中化益业是由自然人刘峰全资控股,与香港益业没有任何股权关系。
其二,2006年1月13日,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下发的陕国土资勘发【2006】1号文件,该文件明确要求西勘院应对前期完成的详查阶段的探矿权价款进行评估。但是,西勘院把国土资源部门的要求完全当耳边风,西勘院个别领导不顾法律法规和省国土资源厅的明确要求,在没有对详查阶段进行评估的情况下,就与香港益业签约。这个决策的背后,有着双方的利益输送和权力寻租。
其三,按照合同约定,香港益业应该在2006年12月份付清90%款项,但直到2014年4月24日,在将陕西中化益业能源公司和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公司100%股份卖给香港秦皇集团后,才由香港秦皇集团支付了大部分余款。长达8年的时间,香港益业不付款不履行合同,西勘院对此放任自流、不闻不问。
而在2014年陕西中化益业被卖给香港秦皇集团之时,我们及时向西勘院和地矿局反映了该情况,提交了双方交易的合同,并告知他们:陕西中化益业能源公司和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公司与陕西省属企业延长石油签署过合同,延长石油在项目中占有51%的股份,为此延长石油支付了近亿元,而此次卖给香港秦皇集团,并未告知延长石油,无疑会导致严重的国资流失,并涉嫌刑事诈骗。因此,西勘院如收取香港秦皇集团支付的款项,无疑是变相承认了对方盗取国资和诈骗行为的合法性,但地矿局领导和时任西勘院院长陈磊一意孤行,坚持要收取香港秦皇集团款项,为利益集团的违法行为背书。更为恶劣的是,2014年,西勘院配合香港益业在西安仲裁委员会仲裁,再次试图将矿权通过仲裁的形式转给香港益业,经我们的举报控告,西勘院的企图未能得逞。
其四,2007年,在明知与我公司的诉讼尚未解决情况下,西勘院主动要求将自己拥有的探矿权转让给陕西中化益业,以文号为陕地西勘发【2007】28号发函陕西省发改委,题为《关于确认波罗井田煤炭资源配置的紧急请示》,要5、诬告陷害,无任何依据诬陷凯奇莱公司诈骗甲醇项目
为了掩盖自己违法犯罪的事实,陕西省地矿局和西勘院个别领导开始贼喊捉贼,企图把波罗井田纠纷产生的原因嫁祸到我公司头上。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地矿局和西勘院反复向省政府去函,谎称我公司要诈骗甲醇项目,并且赤裸裸地要求公安立案抓人。
2006年12月30日,陕西省地矿局向陕西省人民政府去函,文件号为陕地发【2006】24号,文件标题是《关于榆林市凯奇莱公司涉嫌诈骗省重大项目(240万吨甲醇MTO项目)配套资源情况的请示》,该文件签发人为时任地矿局副局长张宽民。此后,2007年3月16日,陕西省地矿局又向陕西省人民政府去函,文号为陕地发【2007】7号,该文件名为《关于榆林凯奇莱公司涉嫌诈骗省重大项目(240万吨甲醇配置资源)请求公安立案的紧急请示》,文件签发人正是时任地矿局局长李成岗。
两个文件的核心内容是对我公司进行诬陷,恳求省政府请公安部门立案查处凯奇莱公司。事实上,我公司与西勘院仅仅是对波罗井田进行合作勘查,西勘院希望我们能帮他们突破省21次会议纪要,从未说过双方要搞什么下游产业,我公司也从未提出要搞煤制甲醇,又如何能有诈骗甲醇项目一说?
此后,我本人被通缉,并被关押130多天,我公司一度被撤销登记,虽然最终所谓的“诈骗”被证明并不存在,我本人也被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无罪,但是,诬告陷害、制造冤案的地矿局、西勘院系统的部分领导干部,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近期,最高人民法院对凯奇莱诉西勘院一案做出了终审判决,我公司与西勘院的合同被判有效、继续履行。但是,陕西省地矿局和西勘院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围绕波罗井田所做的违法乱纪、徇私舞弊的行为,还没有被揭露和查处,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的今天,这样的现象决不能容忍。
希望梁省长和杜书记高度重视,从速查处以上所反映的违纪违法事实,让民营企业家能重拾对陕西省投资环境的信心,也为推动陕西“追赶超越发展”创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
此致。
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
赵发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