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地矿系统又一大员落马:西堪院院长陈磊被查,任职期间爆发矿权纠纷大案

E-mail 打印

陕西地矿系统又一大员落马。《中国经营报》记者11月19日从陕西相关部门核实,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以下简称“西勘院”)院长陈磊已被有关部门调查。此前,陕西省国土厅原厅长王登记、陕西省地矿局原局长梁枫、副局长张宽民等人,均已落马并或被判刑、或被双开。

“这些人都与行受贿有关,都和土地矿产资源有关。从人数、官职来看,外界可能会有一些判断。但腐败分子,毕竟是少数个别现象。”在向记者证实陈磊被带走调查之后,陕西省有关部门人士如此回应外界“塌方式腐败”传言。

记者检索注意到,进入2017年以来,陈磊即鲜有公开行踪,亦未见相关报道。公开信息显示,陈磊系1961年生人,1982年7月毕业于武汉地质学院煤田地质专业,此后即进入西勘院,从事勘查及科研工作,于上世纪90年代任总工办主任、总工程师等,2001年后担任院长。

查询以往报道,在陈磊任内,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的发生矿权纠纷案。据媒体此前报道,凯奇莱公司法人赵发琦于2003年与西勘院签订勘察合同,2005年,在榆林横山县菠萝井田发现20亿吨优质煤田后,在未解除合同情况下,西勘院又与女港商刘娟控制的香港益业公司签订合同。这导致此后引发一系列纠纷。

此后多年中,各方官司不断。赵发琦亦因此纠纷,将包括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陕西省地矿局原局长梁枫、副局长张宽民、西勘院原院长陈磊在内的多名地矿系统官员举报。其中,王登记被判处无期徒刑,梁枫、张宽民被双开并移交司法。

媒体报道中,陈磊最后一次“露面”,是2017年1月12日凯奇莱与西勘院纠纷在最高院的二审第二次开庭后,有媒体联系到陈磊做了采访,此后,再无陈磊踪迹。至于双方之间的官司,被媒体描述为“千亿矿权纠纷”。

另据微信公众号榆林人民发帖称《重磅|任内爆发千亿矿权纠纷案 继陕西省国土厅原厅长王登记之后 西勘院院长陈磊被查!》

据《中国经营报》消息,11月19日从陕西相关部门核实,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以下简称“西勘院”)院长陈磊已被有关部门调查。


此前,陕西省国土厅原厅长王登记、陕西省地矿局原局长梁枫、副局长张宽民等人,均已落马并或被判刑、或被双开。


“这些人都与行受贿有关,都和土地矿产资源有关。从人数、官职来看,外界可能会有一些判断。但腐败分子,毕竟是少数个别现象。”在向记者证实陈磊被带走调查之后,陕西省有关部门人士如此回应外界“塌方式腐败”传言。


记者检索注意到,进入2017年以来,陈磊即鲜有公开行踪,亦未见相关报道。公开信息显示,陈磊系1961年生于安徽省怀宁县,1982年7月毕业于武汉地质学院煤田地质专业,此后即进入西勘院,从事勘查及科研工作,于上世纪90年代任总工办主任、总工程师等,2001年后担任院长。


查询以往报道,在陈磊任内,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的发生矿权纠纷案。据媒体此前报道,凯奇莱公司法人赵发琦于2003年与西勘院签订勘察合同,2005年,在榆林横山县菠萝井田发现20亿吨优质煤田后,在未解除合同情况下,西勘院又与女港商刘娟控制的香港益业公司签订合同。这导致此后引发一系列纠纷。


此后多年中,各方官司不断。赵发琦亦因此纠纷,将包括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陕西省地矿局原局长梁枫、副局长张宽民、西勘院原院长陈磊在内的多名地矿系统官员举报。其中,王登记被判处无期徒刑,梁枫、张宽民被双开并移交司法。


媒体报道中,陈磊最后一次“露面”,是2017年1月12日凯奇莱与西勘院纠纷在最高院的二审第二次开庭后,有媒体联系到陈磊做了采访,此后,再无陈磊踪迹。至于双方之间的官司,被媒体描述为“千亿矿权纠纷”。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陈磊工作以来,参与完成的“陕北榆横煤炭远景调查报告”,获地矿部找矿二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主持完成的“陕北靖定地区煤炭资源预测报告”和“榆林古城滩高岭土矿普查报告”分获地矿部科技三等奖和找矿四等奖。


“十五”期间,主持完成省重点项目数十项,提交煤炭资源量近200亿吨,为西部大开发及陕北煤炭资源开发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


1995年—2006年,先后被省地矿局、省科委、省工会、省政府和国土资源部分别授予先进生产者 、“陕西省八·五建功立业标兵”、省第四批“三五人才”、“十五”期间省职工经济技术创新十佳(科技)标兵和“国土资源系统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


同时获得“陕西省首届青年科技奖”,并被陕西省推荐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人员,2011年度被陕西省委、陕西省人民政府授予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2015年4月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来源:中国经营网、榆林人民

最后更新 ( 2018年 10月 22日 18:37 )  

添加评论

验证码
刷新

会员中心

最新评论

这是一起普通的合同纠纷案,因为政府的干涉,案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最终在陕西省政府致函最高法院以后,之前初审终 审的一致裁判被改判,私企凯奇莱败,政府胜。司法独立喊了这么多年,但政府干涉司法审判的案子屡见不鲜,除了人事和财政上的原因,“国有资产”“公共利 益”等看似政治正确的牌子一举,在党政部门统一认识的要求下,有几个法官还能够自信hold住??